PHANTOM曜

【心物】Shut up, please.

#短打
——————
心操人使,总的来说是一个安静的人。

也许是因为自己本身就是个喜静的沉默寡言的孩子;也许是因为出于温柔而尽量控制与别人搭话的习惯;也许是因为他人对他个性的忌惮而造成的孤立——总而言之,心操人使自认为自己将会一直过着一个寂静的生活。

然而物间宁人的存在打破了这个现状。

也许他只是认为洗脑的能力很好用,所以想方设法地套着近乎。

心操这样想着放任对方在自己身边大喊大叫或是大笑,放任物间宁人在自己身边做着各种夸张滑稽的动作,然后他会在对方的指尖即将碰到自己身体的前一秒微微挪动位置,轻巧地打消他的坏主意。实际上心操人使虽然有跟Eraser Head进行过特训,但是没有长时间的积累是无法将这些知识和经验应运自如的,只是恰好和他闹的那个人是物间宁人。

幼稚的暗中较量在一段时间后落幕,两人都有些累了。天色将晚,他们来到不远处的河边,直到物间宁人毫无形象地坐在草地上,他才发觉自己已经跟过来了。

“……”

心操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话,于是他开始站在原地思考如何脱身。而就在这时,另一边的少年清脆的嗓音闯入了耳朵。

“呐,我说心操同学,”

物间宁人没有看着心操人使,而是静静地看着被夕阳照射得波光粼粼的河面,明明是怎么听都会有下文的话,此刻却这样戛然而止,心操看不见被阴影笼罩住的物间的脸,只是向来敏感的他感受到了对方周身笼罩的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现在,空气里除了远处的蝉鸣,安静得可怕。

心操终于偏过头来,带着一丝好奇。

“怎么。”

“你为什么想成为英雄……”

“什么。”

那声音太过微小,心操人使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有没有听清楚,只是单纯觉得这不像对方的作风。不过下一秒他又自嘲起来,毕竟他和物间宁人完全不熟,又有什么资格下这种判断呢?这太过傲慢了。

“没什么哦!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过说实话啊问这种问题之前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答案先交出比较好啊,不过我是不会说这种事情的,也就是说保密哦!哎呀哎呀,这样交涉就不成立了,太遗憾……”

对面的人毫不犹豫自说自话地将刚刚问出的问题掩饰了起来,心操甚至没有时间思考他这样做的原因。但是他确认了一件事情:物间宁人根本不打算展示自己的本质。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他应该很聪明,可是他的心理却有一种异常感。心操不自觉地开始了分析,那是拜他个性所赐而带来的影响,他会暗自剖析一个人的内在。而后一个奇妙的想法冒了出来:这样聪明,这样异于常人的物间宁人,对自己会有所戒备吗?

他的个性大家应该都有所知晓了,聪明如他应该也了解发动条件,即使绿谷出久是一个例外,那么,他面前的这个家伙呢?

“喂,物间。”

物间宁人还在喋喋不休,听到了对方的呼唤,他转过头去。

“啊?”

“啊。”

成功了。

猝不及防的成功让心操人使愣在原地,虽然吃惊但他还是很好地管理了自己的表情,看着对方由于被洗脑而处于放空状态的心操面不改色地停顿两秒后抛出了自己的解释。

“……抱歉,你太吵了。”

他向前走近几步,鬼使神差地低下头仔细端详终于安静下来的物间的脸。

说实话,很好看。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解开了洗脑。

下一秒重获自由的物间宁人毫不犹豫地开口说话。

“啊嘞啊嘞,心操同学真是过分啊,居然对同学院的同学使出个性,真是吓了我一跳啊!话说回来……”

又来了。

心操头疼地想着,再一次开口。只是这一次的个性使用完全是下意识的操作,理性反馈给大脑的是“这种陷阱除了绿谷不会有人中第二次”,但他还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和好奇心尝试了。

“我说,物间。”

“啊?”

“啊。”

又成功了。

这一次心操人使彻底被震惊了,他无奈地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叹了口气。

“……所以说你真的太吵了,shut up, please.”

笨蛋吗,这家伙。

这样想着,心操人使勾起了嘴角。

END.

————后记————

其实对于物间到底会不会中招,我个人认为中不中招都很合理。如果漫画真的肯给这对多来点互动,我肯定疯狂磕爆【喂】

评论(9)

热度(63)